中同空间男老同志相册 您当前所在位置:中同空间男老同志相册 > 中同空间男老同志相册性插图 >

    

喜剧盘越来越大,但并不意味着人人都能参与其中。

目前,喜剧综艺的竞技模式主要从“battle”、“同题对打”、“尬标签”三方面进行升级。

当然,在标准建立的过程中,难免出现一些漏洞,比如会发生导师觉得不好笑,观众们却捧腹的现象,因此,为了能够让赛制更为公平,导师在形成一套自有标准的同时,喜剧综艺还需要更多维度去评判喜剧人的搞笑程度,毕竟让观众笑才是硬道理。

尽管是脱口秀领域的新人,但两大网红的表现并不一般。老四在突围赛中,进行了一场即兴脱口秀,与排练时的内容完全不同,最终成功晋级,李雪琴在“我们,结婚吗”的同题对打中投票分值超越了老牌选手Rock,拿到爆梗王。

《脱口秀大会3》的导演谭晓虹也认为,强竞技赛制增加了节目的可看性,“从数据与反馈来看,我们节目前两期的口碑与热度相较于之前,有了很好的变化,观众可以记住更多的游戏规则,甚至是选手。”

“突破”是今年喜剧综艺的集体关键词。《笑起来真好看》将一票影视剧演员拉上了喜剧表演舞台做PK,《认真的嘎嘎们》探讨起gagman的养成和选拔,《脱口秀大会3》除了议题也在赛制上进行了革新。而除此之外,《喜剧不谢幕》、《后浪可畏》、《综艺喜剧王》等8档待播节目也出现在卫视与视频平台的招商片单中。

一众质疑声背后,是国内综艺咖紧缺和喜剧综N代疲软的现实。自2014年《笑傲江湖》、《我为喜剧狂》等喜剧综艺节目播出后,喜剧综艺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经过酝酿与发酵,于2016年迎来井喷。爆发期催生了大量同质化节目,也让观众的笑点越来越高,5年过后,如今的喜剧综艺市场急需突围求变。

这也就是为什么,喜剧综艺虽然越来越多,赛制一年胜似一年,参与者也五花八门,但比起《欢乐喜剧人2》收视期期破2、《跨界喜剧人》与《喜剧总动员》等新喜剧节目不断涌现的2016年喜剧井喷年来说,爆梗仍屈指可数。

相比专业的脱口秀演员,如今大量其他行业的入局者还处于试水阶段,如同大张伟一般的天赋型选手还是少数,大量玩家还需要多年的学习、积累,才能变成一个个接的上段子、抛得了梗,有稳定的内容输出和喜剧特色,能把大众持续逗乐的喜剧高级玩家。

但观看一众节目的过程中,不少观众却认为“今年的节目不好笑了”,“看不懂导师的评判标准”,“不合适的人来搞笑好尴尬”……

严禹豪会和其他成员一起总结嘎嘎导师的标准:“大张伟的标准就是,但凡他想不到的,刨不了梗的就是高级的;何老师比较喜欢深度的;陈伟霆则需要简单可以听懂的梗;李诞不喜欢谐音梗中同空间男老同志相册性插图,但也有例外。”

导师在选人时中同空间男老同志相册性插图,都有一套自己的标准。

事实上中同空间男老同志相册性插图,Battle的残酷之处不仅在于输赢、晋级或者淘汰中同空间男老同志相册性插图,还在于同行的肯定与否中同空间男老同志相册性插图,对于邓凯而言中同空间男老同志相册性插图,被十余位同行一起挑战中同空间男老同志相册性插图,是一件“伤人”的事情中同空间男老同志相册性插图,而对于王勉来说中同空间男老同志相册性插图,尽管没有得到三灯晋级中同空间男老同志相册性插图,但却没有一个同行能够挑战中同空间男老同志相册性插图,是一件比三灯直接晋级更爽的事情。

在《认真的嘎嘎们》中中同空间男老同志相册性插图,“battle”就是一种常见的元素中同空间男老同志相册性插图,在第三期团队作战的过程中中同空间男老同志相册性插图,每位gagman需要通过玩梗表演来获得导师团队的“嘎”或者“尬”中同空间男老同志相册性插图,学员在观战的过程中,可以随时发起挑战。据节目中已结业的偶像派成员严禹豪透露,这种battle的难点主要在于即兴,“这种不服挑战没有机会去彩排,你不知道观众的反应是什么,只能自己评估,如果现场录制氛围不好,可能就要撤掉,情况很难把握。”

关于笑点的讨论,在今年的喜剧综艺中格外突出,一方面,今年的大部分喜剧表演者很难制造一个全民爆点,既能够被导师认可,又能戳到大部分网友,另一方面,导师的标准与观众的笑点并不在一条水平线上,甚至存在分歧,不仅引起网友的热烈讨论,也让搞笑成了一种越来越玄学的东西。

《脱口秀大会3》的导演谭晓虹也告诉河豚君:“我们没有硬性去做这个标准,但能够明显感受到三个领笑员风格的不同,罗永浩注重个性,李诞更能从现场观众反馈、笑点密集度等全方位来评判,而张雨绮、杨天真则是从女性视角。”

把目光转移到《脱口秀大会3》中,这样的不服挑战同样存在,只不过被称作“抢麦”。《脱3》50进30的比赛过程中,一旦选手没有获得导师的三盏灯,就有可能要接受其他选手的挑战,脱口秀选手邓凯在晋级赛中因为表现一般,最后被十余人抢麦挑战,而用吉他自弹自唱饭圈之歌的王勉,虽然只获得导师的两盏灯,却无同行发起挑战。

“搞笑没有标准,每个人的背景、性格、心态都不一样,笑点也不一样,有些段子我自己觉得好笑,也希望大家可以笑,但大家不笑,我也没有办法。没有人可以定义喜剧,如果一档节目要有几个人去定义这个脱口秀,我觉得没必要,但也很无奈,因为只有这样的安排才能让节目更好看,毕竟脱口秀跟脱口秀综艺并不是同一件事情。”张博洋说道。

《脱口秀大会3》从第3期开始进行这种模式,三十强选手分别从三个立意中挑选一个进行同题对打,这也意味着仅一个立意下,就有十个人共同竞争,排名最后四位的则面临淘汰。三十个人“分吃”三个立意,僧多粥少,强者与强者必然相遇,在“不就是钱吗”的立意中,前十五强选手占据了七个名额。

而《认真的嘎嘎们》中,这种新元素则更多。除了短视频搞笑达人外,偶像、奇葩辩手、街舞选手、嘻哈选手都纷纷出现在观众的视野中,让喜剧综艺的包容度越来越高,而且这些选手的表现未必比专业喜剧人差,从节目选手的表现排名来看,第一名的锤娜丽莎曾经是女团成员,后来则在抖音走红,相较而言,也是“野路子”出身。

曾在偶像选秀、嘻哈与街舞等潮流节目中流行的“battle”环节,开始频繁出现在目前的喜剧综艺中。

因而今年的赛道中,大量创作者努力从赛制和选人上进行突破,力求在“选秀”与“竞技”方面发生强变化:竞技模式加剧、选人标准专业化、增大网红派与偶像派扩容选手池等做法一一出现。一方面,这让喜剧综艺变得更具多元性与可看性,但另一方面,调整带来的阵痛也随之诞生。

正是因为标准的存在,也出现了导师与观众笑点失衡的现象。

导师认为搞笑甚至评价“高级喜剧”的内容,反而很难逗乐观众。嘎嘎成员蒋易与蔡佩池搭档了一段gag表演《如果这个世界没有动物》,并且得到了导师全票“嘎”,但这段表演的现场分歧非常大,有成员用“先锋派”和“行为艺术”评价这段表演,而主持人戚薇与现场多位观众却是一头雾水的状态。一些专业的喜剧技巧在观众这里失灵了。

《脱口秀大会3》中也同样存在这样的现象。汽车工程师老田在《脱3》中以一句“car engineer”点燃全场,并获得罗永浩的亮灯成功晋级,但“car engineer哪里好笑”的疑问在弹幕、豆瓣、以及官微评论区随处可见,甚至有网友猜测“car engineer”是对上一位表演者中文式英语的call back。张博洋在接受采访时告诉记者,老田的好笑更多的在于“山东口音 个人形象”,如果没有这样的搭配,最后结果或许比较一般。

“竞技”一直都是喜剧综艺中常见的元素,竞技模式的升级也一定程度上可以带动节目收视,因此,随着喜剧综艺模式的同质化,升级“竞技”模式,反而是一个不错的突破口。

“他代言被撤一夜凉透,你还在问是被谁搞臭……”弹着吉他的王勉唱着《饭圈女孩之歌》,歌词暗讽因227事件身陷漩涡的肖战的粉丝;“复联里唯一的女英雄黑寡妇,超能力是比别人老的慢,这个能力怎么拯救世界呢?把坏人活活熬死吗?”女脱口秀演员杨笠不疾不徐,将女性歧视议题以段子的形式抛出……

门后会是什么?当下尚无法得知。但从长远来看,喜剧综艺仍努力向上生长。

展开全文 竞技感全面升级:观众看的更过瘾,选手高呼“太残忍” 搞笑“鄙视链”:导师、观众、喜剧人,笑点不在同一水平线,搞笑有标准吗? 偶像派,网红派纷纷入局,搞笑新秀胜在哪?

在《认真的嘎嘎们》节目中,导师们不仅会给出“嘎”或者“尬”的评价,节目组也会在网络上发起了“嘎嘎榜”(好笑榜)与“尬尬榜”(尴尬榜)的网络投票,为不好笑的选手贴上“尬标签”。在严禹豪看来:“我们认为尬榜具有两面性,好的一方面是,即便很尬,但至少观众记住了你,不好的一方面是,在有趣程度上,别人并不认可你,机遇与压力并存。”

喜剧有技巧,但喜剧是没有标准的。

强赛制更能让观众有记忆点,提高节目的可看性,也能让观众将目光聚焦到喜剧演员身上,让演员被看到或者被记住,但对部分喜剧演员而言,强赛制加剧了现场氛围的紧张感,不利于观众的放松,大家也不容易get到笑点,这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就是一种“残忍”。

“搞笑是一种天赋,不幽默不搞笑的人也可以做脱口秀,只是做不长罢了,但职业的脱口秀演员,必须是一个搞笑的人。”将张博洋的话延展至整个喜剧圈或许也没有错,大浪淘沙,真正搞笑的人才能留在最后。

同题对打的淘汰制被现场很多选手吐槽残忍,也一定程度影响了大家的发挥。笑果文化脱口秀演员张博洋告诉河豚影视档案:“强赛制对我没有太大的影响,可能对大家尤其是新人的影响比较大,这种强赛制有时候会让大家的得失心比较重,表演的时候沉浸感不强,杂念很多,我明显感觉部分选手现场看提词器的次数越来越频繁。”

《脱口秀大会3》中出现了李雪琴与老四的身影,前者是抖音搞笑红人,后者则是快手搞笑达人,两大短视频平台网红的出现,让喜剧综艺多了一些新元素与新思考。

《脱口秀大会3》的开播再次摇起了喜剧综艺大旗,一群熟悉或陌生的选手,更符合时代精神的议题,也让不少观众感慨节目越来越敢说。

事实上,对目前的喜剧综艺而言,标准的存在也是在建立一个选人的机制。从前文中河豚君总结的2020喜剧综艺档中,可以看出“选新秀”是一个明显的趋势,“标准”在未来还会花样存在在《后浪可畏》、《综艺喜剧王》、《喜剧不谢幕》等多档节目中,关于笑点的讨论或许会更多。

(《认真的嘎嘎们》已结业成员,受访人严禹豪)

无论是《认真的嘎嘎们》严禹豪,还是《脱口秀大会3》的张博洋,大家都认为,喜剧技巧是一种较为公式化的东西,它能够帮助演员理清逻辑,用对会让段子更好笑一些。

作者/sunny 编辑/郭吉安

原标题:喜剧综艺全员选秀,是“梗”塞了吗?

对于喜剧人来说,“笑不出来”本身就是一种残酷的惩罚。此前的喜剧综艺,往往会采取导师评论 有限观众投票的方式进行淘汰,但淘汰并不意味着喜剧人不好笑,而在今年的喜剧综艺中,则出现了“尬标签”,喜剧综艺已经赤裸裸地把“你不好笑”打在公屏上,这对于参与喜剧表演的选手们来说,也是一种不小的压力。

(受访者笑果文化脱口秀演员张博洋)

但无论如何,今年的“源头扩容”依然是一种积极的尝试。如今,喜剧综艺已经到达一个探索与求新的节点,激烈的同质化竞争和急需新鲜血液的喜剧人才池都迫切呼唤着更多元的喜剧人和更强观赏性的赛制。今年各大综艺体现出的种种求变思维和建立培训标准的意图,也正努力为喜剧人养成、喜剧综艺全面升级打开一扇新的大门。

另一方面,做喜剧有难度也有压力,并非每个人都能承受,此次的受访者之一严禹豪就告诉河豚君:“通过近四个月的体验,我发现想梗很烧脑,每天都在想怎么逗大家笑其实是一件很累的事情,而且更难的点在于,你好笑一次不行,你需要持续好笑,别人才能记住你。”

在导演谭晓虹看来,“新秀的出现,不仅为搞笑增添了不同的视角,避免综艺同质化,同时也起到类似于鲶鱼效应的作用,激发专业喜剧人的活力。我预估网红搞笑达人在未来的喜剧综艺中,出现的频次或许会越来越高,因为他们本身都自带笑点,符合喜剧基调。”

从中不难看出,对于导师而言较为高能的喜剧梗,在网友这里却呈现了两极化——好笑与听不懂,而听不懂的原因,则与高频次出现的喜剧技巧有关。

一方面,喜剧对原创性的要求高,而短视频搞笑达人在这方面则有所欠缺,曾被白凯南抄袭了段子的张博洋告诉河豚君:“短视频上的段子,很大一部分都是抄袭”。

“同题对打”模式也是今年已播喜剧综艺中的竞技看点。这样的模式在《脱口秀大会》第一季中便出现过,不过第三季在数量、选手以及淘汰方面均有升级。

喜剧有技巧吗?

原标题:北京路串串放题 !必吃榜的“路边摊”,明星都来蹲…

据海外网援引塔斯社消息,由俄罗斯加马列亚流行病学和微生物学国家研究中心进行的新冠疫苗研究将进入第三阶段,预计将在7到10天之内开始。

新京报快讯(记者 张晓兰)8月21日,武汉黄陂临空经济区7幅地块迎来出让结果,最终,7宗地块由绿地摘得,总价款164.3亿元。7宗地块的出让总面积达242.29万平方米,起始总价近163.4亿元,都位于黄陂区,均为中部博览中心项目。

原标题:看淡,心情才会好;看开,日子才快乐

原标题:贺子秋实惨!官配齐明月移情凌霄,《以家人之名》成四角虐恋?

原标题:韩国,500年一遇| 地球知识局

原标题:这食材是石屏特色美食之一,易囤货易制作,下酒下饭都不错

本文发于家电圈,作者为贺扬,经亿欧家居编辑,供行业人士参考。

当前位置: > 足球 > 正文

原标题:院内VTE防控体系——住院病人的有效安全保护网

原标题:拉丝的盒子蛋糕,层层叠加多种口味,一口就上瘾,低脂低热量,零失败

古人说: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是呀,一旦让你见识了外面世界的繁华,体验了奢华的生活,就很难再去过之前贫困的日子,只是一味的追求生活的奢华,曾经就有一档《变形记》的娱乐节目,主要是让农村和城市孩子互换身份,去彼此的家中去体验不同的生活,对于城市孩子,可能会通过这次体验,知道生活的艰辛,之后会变得节俭和努力学习,那么对于穷人的孩子呢,会不会就染上有钱人家不好的习惯呢,果然,有一个农村女孩,在城市住了两个星期就染上了公主病,很多年过去了,她现在怎么样了,我们接着往下看。